免费发布信息
  晚年的蒋介石深受前列腺疾病困扰。坚持了多年,无法忍受病痛,决定做手术彻底解决下半身问题。

他的私人医生熊丸建议找荣民医院的台湾名医。可宋美龄觉得美国医生技术更高超,力荐美国医生操刀。几经辗转,一名美国陆军泌尿科医生从冲绳飞台。

来到台北士林官邸后,或许是当局对医生讲得太多了,对医生的待遇过于隆重,导致医生心理压力剧增。

手术台上,面对“威名赫赫”的“总统”,这个黑人名医亚历山大。患得患失之间,越想不紧张,越是紧张。

在多部蒋介石的传记中,作者都引用了蒋介石的医师熊丸,在现场目击的一幕:“他动手时,美国医生的两手颤抖不已。““十分不镇静,以致手在发抖”。

结果,给老蒋作的手术落下了后遗症:尿失禁。

1962年,宋美龄经哥哥宋子文介绍,请另一名美国名医再作手术,这次手术比第一次成功,但尿失禁未愈。

再有权势的人,都逃不过生老病死。两次手术后,尿失禁伴随老蒋至死。

台湾作家王丰写的蒋介石传记中,他说蒋介石,“长期担任统帅,外表上也是军人表率,但却遇上尴尬不已的‘英雄暮年’:因前列腺肥大而排尿不畅;由于手术失败而不得不尿袋傍身……”

为了避免这一后遗症让外人看见尴尬,晚年的他在每次开会时,都是最后一个离席,“会议结束后依旧端坐”。

可恶的疾病,对一个人最大的伤害不是身体,而是对幸福的吞噬,对生存意志的摧残。

患此病后,蒋介石精神越来越差,种种衰老的迹象越来越多。每天早会后的精神训话越来越短,后来干脆取消。各种场合的讲话,也因为尿失禁越来越短,能不参加就不参加了。

这一令人尴尬的病情,让宋美龄和蒋经国心碎不已,但无论如何,75岁的蒋介石不适合再做手术了。戎马倥偬的他,就在这样的折磨中走完了人生最后的10多年。
联系我时,请说是在3456信息发布平台看到的,谢谢!

      该信息已过期,联系方式被自动隐藏

    小贴士:本页信息由用户及第三方发布,真实性、合法性由发布人负责,请仔细甄别。